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
来源: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发稿时间:2020-03-28 08:46:48


以下为观察者网整理的采访原文:

问:其他控制措施呢?例如,中国在商店、建筑物和公共交通车站的入口处积极使用温度计。

目前还没有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我们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种非常疯狂和善于隐蔽的病毒。意大利、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科学家们就认为,“嗯,这只是一种病毒。”

二、疫情防控期间,各地依据“赣通码”对在赣人员实行分类管理,绿码者亮码后可在各类场所通行,黄码、红码者遵从当地疫情防控相关规定。

美国《科学》杂志当地时间3月27日刊登了其对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采访。《科学》杂志(Science)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

问:有批评称中国没有立即分享病毒序列。关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于1月8日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为什么它不是来自中国科学家呢?

问:其他国家能从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

这种病毒通过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飞沫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你必须戴上口罩,因为当你说话时,总是有飞沫从你的嘴里出来。许多人是无症状感染,或还没有出现症状,如果他们戴着口罩,可以防止携带病毒的飞沫感染他人。

问:武汉从1月23日开始封城,随后扩大到湖北其他城市。中国其他省份的关停限制较少。所有这些是如何协调的,监督社区工作的“管理者”有多重要?

这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很好的猜测。中国将病毒序列报告给了世卫组织,我觉得官方分享病毒序列的时间和这篇报道刊登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小时之差。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天。